下書網 > 都市小說 > 王牌大高手 > 正文 第0595章 烤肉店的曖昧氛圍
    林壞覺得某個位置頂在對方的翹挺的臀部,頓時渾身上下一個激靈,那是一種舒爽的感覺,不過隨之而來的一種尷尬。

    林壞急忙向后退了一步,一臉尷尬的道:“我不是有意的。”

    尼瑪,林老二你能不能規規矩矩一些,為什么要翹的那么高?你這不是有損我的形象么?

    林壞的雙腿夾緊,生怕張月玲的目光向著自己下面看去。

    沒想到張月玲倒像是什么都沒有察覺一樣,笑了笑道:“什么不是有意的啊?走啊,一起出去啊,那我先出去了。”

    張月玲走在前面,林壞松了口氣,這個女人成熟中帶著誘惑,但是她又不是非要有意去誘惑你的,而且一切都拿捏的很好,不會讓你感覺尷尬,這樣的女人就很聰明了,相處之下也讓人覺得很舒服。

    林壞稍微平息了一下,某個位置差不多下去了,然后也出了房間,快步追了過去。

    此時張月玲正在電梯口等著,叮的一聲,電梯的門恰好在這時候打開,林壞跟著進去,一起坐到了一層。

    張月玲笑著道:“咱們安陵市雖然在經濟水平上面不如桐城,不過在土地面積上其實要比桐城更大,在黑省是僅次于哈市的存在。說白了,又大又破又窮。”

    林壞說道:“其實也沒有那么夸張,我感覺我住的這家酒店就挺好的。”

    “這已經算是全市最好的一家酒店了,更何況就算是再如何的窮,畢竟也是市啊,市總要比那些縣城要好吧?”

    林壞笑著道:“那倒是。”

    兩個人出了酒店之后,坐進了張月玲的車里,張月玲的車里有一個司機和兩個貼身高手負責保護她的安全,林壞看了一下這兩個人的實力,雖然沒達到明勁境界,但是在普通人的眼里也絕對算是高手了。

    張月玲介紹道:“他們跟隨我好幾年了,當初我剛剛跟隨錘哥的時候,錘哥讓我在幫派里面隨便挑選幾個人保護我安全,我就挑選了他們兩個。”

    林壞嗯了一聲,說道:“不錯,挺有眼力的。”

    張月玲笑著道:“像我這種女流之輩,一點身手都沒有,如果腦袋再不學的聰明一點,那我如何還能夠活的長啊。”

    林壞感慨道:“一個女人想要在地下世界里面混,確實是不太容易。”

    張月玲說道:“其實別看我是白紙扇,好像不用帶著人出去打架之類的,可是我的危險程度并不低,因為只要是別人想要對付我們,最先想要對付的除了老大以外,肯定就是紅棍和白紙扇這個層次的,能夠干掉任何一個人,都可以削弱實力。而白紙扇和紅棍相比,在許多人的眼里是最容易去暗殺的,我以前經歷過好幾次的暗殺,有兩次差一點就死了。”

    張月玲說的很平靜,不過林壞卻能夠從中感受到那種心驚肉跳。

    林壞點了點頭,說道:“確實是很不容易,我也認識在黑道上面混的女人,每一個都不容易,張月玲,你對我的到來,心里面是有什么感覺?“

    張月玲問道:“要聽實話么?”

    林壞笑著道:“我既然問了,就是為了要聽你的一句實話。”

    “如釋重負。”張月玲說道,“我是有一種如釋重負的感覺。”

    林壞笑著道:“哦?”

    “我是說真的,并不是因為表忠心或者是什么。”張月玲嘆了口氣說道,“錘哥死了,如果沒有一個過來鎮場子的,恐怕安陵市就要亂了,其實當時我就猜測將軍肯定會派人過來。”

    “如果將軍沒派人過來呢?”

    “那我就要走了。”張月玲苦笑著道,“這些年我也攢了一些錢,想辦法去其他的城市,隨便的做點生意也行啊,到時候重新過一個普通人的日子。”

    “有點太夸張了吧?”

    “一點也不夸張。”張月玲說道,“錘哥不在了,當時剩下三個人,張科、吳可嘉、李建元,按照實力來說,肯定是張科最強,而且張科也最有銳氣,按照資歷來說,那自然就是吳可嘉了,但是他們當中沒有任何一個人可以拍著胸脯說自己能夠服眾,到時候肯定是四分五裂,而且誰都會想要趁著這個機會稱霸,不一定要廝殺成什么樣呢。”

    “最為關鍵的是,在那種時候就沒人顧得上我了,以前我給錘哥出謀劃策,也不知道會得罪過了多少人,恐怕到時候我死都不知道是怎么死的。”張月玲吐出口氣,說道,“所以在知道你過來的時候,我心里面是說不出來的開心,如果有機會,難道我不去輔佐你,而去輔佐張科他們幾個當中的任何一個人?”

    林壞笑著道:“認真的?”

    “認真的。”張月玲說道,“我只想要實現我的價值,哪怕我是一個女人,可我不希望別人認為我只能夠依靠男人,只有真正合格的老大才能夠讓我實現人生價值。”

    “很好。”林壞說道,“從此以后你仍舊是白紙扇,你應該知道,我之前是有一個白紙扇了,是一個叫做樸成吉的小胖子,紅棍既然能夠有很多個,白紙扇自然也能夠有兩個,不過我要讓你繼續留在安陵市。”

    “我會找一個代理人,代理人會代替我管理安陵市的大小勢力,你在旁邊出謀劃策,平時你可以對他的事情不去干預,只提取一些建議,但是在非常嚴重的事情上面,如果出現分歧了,你可以立即向我匯報。”

    “好,我沒問題。”張月玲答應了一聲,說起來她和以前的區別不太大,不過相比之下又有一些區別,她其實地位要比以前上升了。

    林壞說道:“那暫時就先這么定下來,具體的細節,我們慢慢聊。”

    張月玲笑著道:“烤肉店到了,這個絕對是我們安陵市排名第一的烤肉店,口碑特別好。”

    轎車開始慢慢的減速,然后在一家烤肉店的門口停了下來。

    林壞和張月玲兩個人下車,其他人等在車上,林壞二人走進烤肉店里面,老板見到是張月玲,立刻很是熱情的將兩個人給請到了包間里面,兩個人坐了下來。

    張月玲笑著道:“李老板,生意越來越好了啊。”

    “哈哈,還行,一般中午的時候生意一般,如果等到了晚上,確實是要排隊排很久。”這個李老板是一個四十多歲的中年男人,一臉的眉開眼笑。

    張月玲笑道:“那李老板是要發大財了吧?”

    “發什么財啊。”李老板笑著道,“小本買賣,不值一提。哦,對了,這位小帥哥是你的朋友吧?不會是男朋友吧?”

    張月玲咯咯笑道:“李老板真會開玩笑,像我這個年齡的,哪里會有這么年輕的小鮮肉喜歡我啊。”

    張月玲的眼神嫵媚的瞟了林壞一眼,眼神很是迷人,林壞裝作沒有看到……。

    李老板笑了笑,說道:“那你們先坐著,我去把肉端上來。”

    “讓服務員忙活就好了,李老板,你不用太客氣了。”

    “沒關系,沒關系。”

    房間里就只剩下林壞和張月玲兩個人了,張月玲笑了笑道:“這個李老板的人一直都很熱情,我已經是他家多年的老顧客了,不過平時來的次數并不算特別多,烤肉就算是做的再好吃,如果吃的太頻繁也會膩歪的,就像是男人對待女人,如果天天都在一起,可能就沒新鮮感了,這也是許多男人都貪腥的原因,小別勝新婚啊。”

    不知道為什么,僅僅是吃個烤肉,竟然被張月玲給聊的有點曖昧的氛圍了,尤其是張月玲的那種成熟嫵媚的風韻,再加上那嫵媚的眼神,林壞的心里面竟然有些癢癢。

    幸好這時候老板從外面敲門進來了,將各種烤肉都給端了上來,還有幾瓶啤酒,然后老板打了個招呼,拒絕了張月玲說的留下來吃兩口的好意,隨后就退了出去。

    那種曖昧的氣氛給沖淡了一些,張月玲按照步驟來倒油,點火,然后將肉夾進去開始烤。

    林壞伸出手,說道:“還是我來吧。”

    “別。”張月玲說道,“你可是幫主,我哪敢讓你伺候我,那我還不心虛?”

    “哈哈,那我還是男人呢,總要有紳士風度。”

    兩個人在爭搶之間,手就不由自主的糾纏到了一起,然后房間里面就只剩下了兩個人的心跳聲,張月玲卻是一把握住了林壞的手,媚眼如絲的看著林壞,聲音柔媚的問道:“幫主,你也想要偷腥?”

    “哦……我可沒有。”林壞急忙收回了手,干咳了一聲,道,“那我就不和你搶了。”

    “咯咯,這就對了么,讓我來伺候你。”

    不知道為什么,或許是因為現在的那種曖昧的氛圍有點不太對勁,這一句讓我來伺候你雖然是在說烤肉,卻給林壞一種很浮想聯翩的感覺,林壞急忙將那種稀奇古怪的想法給拋到了腦外,長長的吐出口氣,等到第一盤肉都給烤熟了,兩個人都開始動筷子夾著吃。

    林壞吃了一口,只覺得入味很香,不禁連連點頭,道:“安陵市烤肉,確實是名不虛傳。”

    林壞抬起頭來,下一秒就看到張月玲那火辣辣的眼神。( 王牌大高手 http://www.olvgxj.live/2_2627/ 移動版閱讀m.xiashu1.com )
投资400全自动日赚一千