下書網 > 玄幻小說 > 開天錄 > 正文 第七百四十六章 雷霆律令
    武國,北疆,靖州。

    滿地廢墟,無邊骸骨。那些青壯,來得及帶走的,巫鐵都盡力將他們遷走。但是運力有限,靖州,還有靖州周邊的州郡,超過六成青壯男丁留在了故土。

    雪原部族大軍殺來,留在故土的這些青壯,就和故土融為了一體。

    漫天烏鴉盤旋,滿地野狗亂走。烏鴉和野狗吃了太多尸體腐肉,一個個眼珠通紅,分明已經感染上了惡疫。

    如果不是雪原部族帶來的低溫和冰封,怕是瘟疫已經瘋狂傳播,不知道還有多少人會死在瘟疫中。

    攻克靖州后,雪原部族的大軍暫時停下了腳步。

    雪原部族相對于武國,他們畢竟還是弱小了些。

    一如蟒蛇吞象,吞下一大塊血肉后,雪原部族有點消化不良了。

    無數被擄掠的女眷,無數搶來的金銀珠寶,無數的糧食、美酒,無數的綾羅綢緞,甚至是那些美輪美奐的宮殿樓閣,那些精美絕倫的馬車、飛舟等等。

    巫鐵故意讓人,在淪陷的各大州郡中,丟下了大量的累贅物件。

    這些東西,包括那些兩人高的大花瓶,七八個人才能抬得動的金魚缸,長達十幾丈的大屏風,堪比一座小房子的拔步床,還有那些鑲金嵌玉的巨型鳥籠等等。

    都是好東西啊,都是金銀堆成的寶貝。

    雪原部族在北面荒僻的雪原,整日里和野獸飛禽打交道,吃的是半生不熟的肉食,穿得是獸皮魚皮,行走靠的是雙腿或者戰獸,住的要么是山洞、要么是雪窩子。

    他們何曾見過如此的風流奢華?見過這么多夢里面都沒見過的好東西?

    所有的雪原戰士都陷入了狂歡中,暴飲暴食,酗酒作樂,肆意的享受他們搶來的諸般寶貝。他們,已經無心繼續打下去,他們也無力再打下去了。

    再精壯的漢子,在擄掠來的女子身上發泄了過多的精力,每天都用烈酒將自己灌個七葷八素的,如此大半個月后,胎藏境的體修都廢掉了一大半。

    靖州城,原本的州主府,寬敞的大殿中堆滿了各色錦緞制成的軟墊。

    十八尊玄冥老祖盤坐在厚厚的錦緞堆中,面前放著碩大的秘色瓷的大瓷盤,里面堆滿了烤肉。

    大塊大塊的精心挑選的好肉上面,裹了厚厚的一層香料粉末,香料灑得太多了,以至于香氣都變得刺鼻難聞。十八尊玄冥老祖可不管這些,他們大口大口的撕扯著烤肉,大口大口的灌著美酒,一個個渾身油膩,就好似剛剛從十八重地獄逃出來的餓鬼。

    不過,說他們是餓鬼,也差不離了。

    他們在太古時惡了諸神,雖然最終投降,奴顏婢膝的投靠了諸神,但是依舊被諸神懲罰,被冰封在玄冰棺材中不知道封禁了多少年。

    此次為了進攻武國,他們被釋放了出來,自然要大吃大喝、盡情享受,彌補他們這么多年損失的美好時光。

    伸長脖子,一尊玄冥老祖吞下了一大塊烤牛腱子肉,含糊的說道:“大哥,孩兒們這些天有點荒唐過度了。”

    端坐在正中,正瘋狂撕扯一頭肥鵝的玄冥老祖冷哼了一聲:“隨他們去……這花花世界,比起雪原要好了千倍、萬倍,一時間迷了心,迷了眼,也是理所當然的。隨他們去!”

    另外一尊玄冥老祖沉聲道:“怕就怕,孩兒們再無戰意……上面的要我們做的事情,萬一做不到……”

    十八尊玄冥老祖同時抬頭看了看天花板。

    正中端坐的玄冥老祖沉吟了片刻,緩緩說道:“也無妨,這青丘神國,絕無一人是我們對手,也就那個叫做武王的小家伙,稍微有點碼放……哼,下次再見他,我們布下九天督箓玄冥大陣,聯手將他擊殺就是。”

    三兩口將一只二十幾斤重的肥鵝連皮帶骨的吞了個干凈,這玄冥老祖陰惻惻的說道:“殺了那武王,青丘神國也就沒什么像樣的人了。到時候,我們出手,將他們高層全部斬殺就是。”

    “到了那時候,也不用再打下去,我們一紙詔令所過之處,青丘神國還有人膽敢違抗命令不成?”

    “他們,除了乖乖的趴在地上任憑我們宰割,他們還有什么辦法?”

    十八尊玄冥老祖同時狂笑了起來。

    他們笑得無比得意,無比猖狂,渾身每個毛孔都在往外噴著一絲絲的寒氣,直接將整個大殿變成了一座冰雪洞窟。

    大殿內,同樣在飲宴歡樂的千多名雪原部族的長老們,也都紛紛‘嘎嘎’大笑。得意洋洋的舉起酒杯,大聲的呼喝著。

    大隊大隊被擄掠來的侍女裹著厚厚的皮草,艱難的在寒氣森森的大殿中往來奔走,給這些生得窮兇極惡的部族長老斟滿美酒。

    一尊玄冥老祖看到這些行走艱難,渾身鼓鼓囊囊的侍女,再次爆發出大笑聲:“看看這些南國的女孩兒,就知道他們是多么的嬌嫩、無能……哈哈哈,女孩兒如此,男子也是如此,弱不禁風,不堪一擊!”

    大殿內歡宴的部族長老們再次爆發出了鬼哭狼嚎般的笑聲,一個個笑得前俯后仰的,得意不可一世。

    是啊,說得再對不過了。

    雪原部族的子民們,就算是女人,都能只穿著一條薄薄的獸皮,在雪原中格殺猛獸,獵取食物。

    而這些擄掠來的侍女們,如此嬌弱,如此的弱不禁風……

    青丘神國,不可能是雪原部族聯盟的對手,絕對不可能。

    一名身材瘦高的部族長老慢悠悠的走進了大殿,朝著十八尊玄冥老祖行了一禮:“老祖,前面打探來的消息,青丘神國,沒了……如今,是那個和老祖們交過手的武王巫鐵,他取代了令狐青青,以武國取代了青丘神國。”

    “武王巫鐵?”一尊玄冥老祖愕然道:“武王,他之前自報姓名,不是叫做霍雄么?”

    正中坐著的那玄冥老祖擺了擺手,大咧咧的說道:“管他霍雄,巫鐵,總之,他死定了。”

    一眾玄冥老祖相互望了一眼,再次大笑了起來。

    大殿內的眾多部族長老也瘋狂大笑。

    連帶著來報信的長老也都放聲笑著,隨便找了個錦緞軟墊坐了下來,大咧咧的舉起酒杯酣暢痛飲。

    青丘神國變成了武國?

    這種事情,不稀罕。

    在雪原部族中,這種附屬小部族實力壯大了,干掉了主家的首領,取而代之的事情不要太多。

    青丘神國在他們雪原部族手上連續吃了好多場敗仗,令狐青青都被他們的老祖重傷,如果沒有一個內部勢力將他們取而代之,雪原部族的長老們才會覺得詫異呢。

    就在這些部族長老們瘋狂作樂,就在雪原部族的戰士們瘋狂作樂的時候,巫鐵已經返回了北疆前線。

    墨家在靖州的南邊,借助天然山勢,構建了一座堅固的軍城。

    軍城東西長有九千里,南北厚達八百里,內有無數的陣法機關,密布無數大小炮臺,更有大魏袁氏的風水師出手,遷徙地脈,勾結大陣,為軍城提供了近乎無窮無盡的強大能源。

    三十六條四靈戰艦高懸虛空,巨大的武舟停靠在軍城后方,正在接受最后的改裝和增強。

    媧谷一戰,在滄海神珠衍化的世界中,乾梟的座艦,形如三足金烏的飛舟被巫鐵擊毀,這條飛舟的碎片,正被墨家的幾位老祖,用秘法和武舟進行融合。

    體長萬丈開外,形如金龍的武舟原本是大魏神皇的出行座艦,因為體積過于龐大的關系,這條巨艦曾經被當做大魏有史以來最失敗的造物。

    隨著大鐵的魔改,加上無數珍稀材料的透入,如今的武舟在機動力上,已經能追上四靈戰艦,在其他的各方面,性能甚至還有超出。

    一條條運輸艦不斷從南方飛來,運輸艦在軍城上空懸停,然后大隊大隊新鮮出爐的巨神兵就筆直的從高空跳了下來,輕盈的落地后,就在老鐵的命令下,迅速趕去各處駐防。

    成群結隊的精銳士卒不斷從運輸艦中飛出,排著整齊的軍陣,進駐軍城各處營房。

    巫鐵站在北邊城墻后面一座凸起的山峰之巔,端坐在王座上,靜靜的眺望著北方的動靜。就在數十里外,數千名雪原戰士騎著膘肥體壯的白狼,正懶散的在一處小丘陵附近梭巡。

    這些雪原戰士袒露著膀子,僅僅在腰間纏了一小塊棉布。

    隔著老遠的距離,巫鐵都能看到這些家伙身上不斷流淌下來的汗水,更能看到那些毛發極長的白狼身上的長毛,已經被汗水弄得一縷一縷的,濕噠噠的好不狼狽。

    “原來,你們怕熱!”

    巫鐵古怪的咧嘴一笑,他看了看五行道人。

    五行道人‘嘎嘎’笑了一聲,看了看站在他肩膀上的一只拳頭大小的紅色小鳥。

    這紅色小鳥,真是赤陽神山的太古金烏精魄所化。

    從赤陽神山返回天武城后,巫鐵第一時間切割了自己的一塊骨骼贈給了太武金烏精魄。

    這尊金烏精魄吞下巫鐵贈送的混沌骨后,當即運轉神通,化身為卵,三個時辰后就破殼而出,重新擁有了肉身。重新孕化肉身后,這廝直接將天武城內能找到的火屬性、陽屬性的修煉資源吞噬一空。

    巫鐵也不知道這家伙如今究竟有多強的實力。

    但是,一定很強。

    巫鐵期待雪原部族繼續來攻,他一定會讓這些已經習慣了北地的冰天雪地的家伙知道,什么叫做南國的熱情。

    上百條大小不一的戰艦慢悠悠的,時高時低的從北方行來。

    這些戰艦,是巫鐵故意讓人丟下,故意讓雪原部族繳獲的戰利品。很顯然,這些雪原部族的戰士,還不習慣操控這些戰艦,看他們飛行得歪歪扭扭的模樣,巫鐵都害怕他們隨時會撞在一起。

    小有規模的艦隊慢吞吞的行到了距離軍城不到三十里的地方。

    一名身材矮小,形如毛猴的雪原部族長老拎著一根法杖,趾高氣揚的站在正中一條戰艦的船頭,朝著軍城的方向大聲呵斥起來。

    “軟弱無能的南國人……你們,可敢出城一戰?”

    “如果不敢,就獻上一百萬漂亮的女人,獻上金一千萬錠、銀一億錠,綾羅綢緞十億匹,糧食一億石,牛羊牲口一千萬頭,美酒一億壇。”

    “否則的話,我們雪猿部落,這就攻破你們城墻,殺你們一個片甲不留。”

    巫鐵看著那矮小的雪原長老,冷然一笑:“這是上門訛詐勒索的?雪猿部落,這可不是他們最強的六大部落中的人。呵呵,真把咱們當軟柿子了?”

    一旁站著的李廣沉聲道:“陛下,這些日子,雪原大軍暫停了攻擊,只有一些中小部族不敢獨自南下,戰利品都被那些大部落奪走了,他們不甘心,又貪婪成性,時常來此呱噪。”

    巫鐵冷哼一聲,正要下令將這支小艦隊敲掉,天空中突然有大片烏云翻滾而來。

    低沉的雷鳴聲不斷從厚厚的烏云中傳來,烏云迅速匯聚在一起,覆蓋了方圓百里的天空。一道道奪目的電光從云層縫隙中跳蕩而出,一股讓人窒息的威壓從天空中碾壓下來,讓巫鐵都感到了有一絲絲的不自在。

    下一瞬間,一枚方圓千丈大小,通體由雷光凝聚的雷霆印璽從天而降。

    一聲巨響,十幾條戰艦被雷霆印璽碾壓在了下面,只聽一聲沉悶的雷霆震蕩聲,十幾條戰艦,連同上面的萬多名雪原戰士,包括那名神明境二重天的雪原長老,都在雷光中炸成了一縷飛灰飄散。

    一股剛正、威猛、充滿無上威壓的律令波動從天而降,無數條水缸粗細的電光筆直的從云層中落下。

    剩下的近百條戰艦被密集的電光淹沒,電光如瀑布,只聽恐怖的雷霆轟鳴聲不絕于耳,近百條戰艦,連同戰艦上的數萬名雪原戰士,頃刻間化為一縷縷青煙隨風飄散。

    漫天烏云急速的翻滾著,云層中一條條雷光迅速的向正中匯聚過來。

    很快,一條高有丈外的魁梧身影在電光中凝聚,他身披一套通體深紫色的戰甲,手持一柄雷光纏繞的長戟,一步一步的踏空向著巫鐵走了過來。

    巫鐵站起身來,肅然看著這面容英俊的男子。

    “我,武王巫鐵,來者何人?”

    “羲族,羲武樂,前來助戰!”( 開天錄 http://www.olvgxj.live/3_3296/ 移動版閱讀m.xiashu1.com )
投资400全自动日赚一千