下書網 > 都市小說 > 超強兵王在都市 > 第2305章 戛然而止
    巴彥淖爾這么一問,吳敵也是頓了頓,隨后才是皺眉道:“怎么說,這上面除了雜質,還有些什么?”

    吳敵也是有些疑惑,畢竟對于竹簡這東西,說吳敵一竅不通有點過分,但是說就通了一竅那是沒啥問題的。

    換而言之,也是沒有什么別的東西是他懂的。

    巴彥淖爾笑了笑,也是淡淡道:“少主有所不知,這上邊除了雜質之外,還有這竹木本身碳化形成的鍍層,如果少主懷疑上面有字的話,那本身碳化的過于嚴重,那處理起來就更加麻煩了。”

    吳敵也是有點撓頭,這東西解釋一下自己雖然是聽得懂,但是卻也沒什么好辦法。

    這竹木當然是會碳化,這本就是理所當然的事情,而巴彥淖爾的說法,也是相當的讓他感到無奈就是了。

    “先試試看吧,慢點來,不算著急。”吳敵也就只能將就著和稀泥,既然不能確定的話,那就慢慢來好了。

    而巴彥淖爾也是點點頭,隨后便是往盆子里開始倒一些藥水。

    這些藥水吳敵當然是看不明白的,不過也沒走開,而是在旁邊以靈覺細細的觀察這上面是否有自己想要的東西出現。

    巴彥淖爾清洗的速度不慢,可以說是龜速了,雖說倒了一小盆子藥水,但是她取下了最左側的那一支竹簡后,卻根本不是放進去浸泡,而是拿了一塊絹布在上面輕輕的擦拭著。

    動作輕微的幾乎是以為在撫摸什么小動物的毛發。

    然而這個過程持續不斷,吳敵確實感受到了一些不同之處。

    本來在季明老得到了這起靈書后,定然也是經過了一番的清洗的,季明老作為天下一等一的讀書人,作為季家的家主,雖說不好判斷本人清晰修復古玩的本事怎么樣,但是能找到的,肯定也是行業內知名的專家。

    所以這竹簡上面的雜質本身就不算許多,而巴彥淖爾的動作開始,也是一刻未曾停止,就重復的做著這樣的機械動作。

    約莫一個多小時候,那原本潔白的絹布上,也只是沾上了一層淡淡的黑跡。

    然而吳敵卻是感覺的越來越清楚,這下面當真是有些凹凸不平的地方。

    他沒有出聲,但是祭祀和吳佛此時也是做著和他一樣的舉動,兩人靈覺雖然不如吳敵強大,但是顯然也發現了。

    祭祀當下也是沉聲道:“巴彥長老,換更細的絹布來,這下面確實有些不對勁的地方!”

    巴彥淖爾頓了頓,她微微皺眉,雖說他沒有感覺到有何不對勁,但是既然吳敵和祭祀幾人都感覺到了,在靈覺之上她是不會和這幾個人較勁的,當下也是點點頭,立馬換了一塊絹布。

    這絹布的絲質更細,而藥水也是換了一盆,擦拭的動作也是更輕柔了,甚至吳敵都有些懷疑有些是否擦到了。

    但是此時,隨著靈覺的深入,這感應卻是越來越明顯了,吳敵幾乎是可以清晰的感觸到,這下面有些劃痕,絕非是這竹木本身的紋路了。

    而巴彥淖爾也是感受到了其中可能藏著的秘密,眉宇之中也是露出了罕見的疲憊,但是手中的動作卻是絲毫未停。

    又過了兩個小時,她才是滿頭大汗的放下了手里的竹簡,有些疲憊的對吳敵道:“少主,你看,這是否是你要尋找的東西?”

    吳敵也是連忙接過這竹簡:“巴彥長老,辛苦了,你先休息片刻,我和祭祀馬上來研究一番。”

    巴彥淖爾的工作,只是完成了一小部分而已,因為她整個的清洗過程,不過是集中在這竹木的正上方兩寸之處,這上面的那些碳化鍍層漸漸的剝落開來,而下方的字跡也是漸漸的顯現出來了。

    祭祀在一旁肯定的道:“不會錯,雖然這字跡不是很清晰,但是我也認出來了,這與這竹簡上記載的文字一致,只是雕刻的字跡極小,我也看不太清!”

    吳敵大喜道:“祭祀,果真如此?不礙事,我可以拓印出來,你稍等,巴彥,有紙筆嗎?”

    巴彥淖爾也是立即拿來了紙筆,而吳敵則是凝神屏息,一邊以靈覺感受那些細小的幾乎不可見的紋路,一邊緩緩的在紙張上謄寫著內容。

    雖然不過兩寸長的竹簡,但吳敵也是謄寫足足半個小時,才是讓一些鬼畫符一樣的字跡寫在了紙上。

    而祭祀一直看著,等吳敵謄寫完,也是把紙翻過來驚詫道:“吳敵,果真是天無絕人之路,這上面記載的內容,是起靈書,是我們找不到的那一部分!”

    吳敵也是大驚:“果真如此?”

    “沒錯,這段話翻譯一下,便是講述的那裂魂之法,而最上邊的,則是說了半截,但是大意卻很清晰,望看到的后人,慎之又慎,因為這法門也是殘缺不全!”祭祀也是雙眼放光。

    本來他們都以為,這竹簡的側面,定然是不太可能有什么東西,但是誰知道,這東西硬生生的,竟然是被吳敵找到了!

    巴彥淖爾也是立馬起身道:“少主,既然這東西有用,那便讓我繼續來清洗吧,這竹簡不過五六寸長,待我全部洗凈!”

    說著,她也是準備拿過竹簡,而吳敵則是點點頭道:“好,巴彥長老,注意休息。”

    “這點小事,還不礙事。”巴彥淖爾雖然氣色有些不好,但是好歹也是斬我高手,兩口氣也是緩了過來,馬不停蹄的開始了擦拭。

    吳敵和祭祀則是在一旁緊緊的盯著,吳敵也是一刻不停的開始謄寫,而祭祀則是在一旁抄錄。

    這一坐便是七八個小時,等到巴彥淖爾終于放下竹簡的時候,也是臉色有些蒼白的道:“少主,老身,有些乏了……”

    然而吳敵此時卻是一愣:“巴彥長老,洗完了?”

    吳敵的靈覺已收回,一股疲乏傳來,但是更驚訝的是,這翻譯,卻好似還是做到了一半。

    但是看看桌上那竹簡,吳敵卻愣住了。

    這一支竹簡,已然是到頭了!后面的內容,又斷了!( 超強兵王在都市 http://www.olvgxj.live/6_6825/ 移動版閱讀m.xiashu1.com )
投资400全自动日赚一千