下書網 > 其他小說 > 遍地誘惑 > 第252章 強烈的感覺
    第252章強烈的感覺

    兄弟們,

    把手里的精品票,

    都投給誘惑吧

    因為,最后的時刻,已經到了

    至尊酒樓,當晚7點22分。

    說是犒勞新區蹲點人員,那還真是不錯。

    因為,整個飯桌上,除了潭局長和顧秘書,便是清一色的水環境辦公室的人員。

    位置關系,必須要說明一下,因為很重要:坐于最里尊位的,自然是潭局長。位于潭局長左手的,是端莊微笑著的顧秘書,偶爾會做一做斟酒的工作。而位于潭局長右手的,并不是季處長,恰恰是范堅強。順著范堅強,一溜坐下來的,是兩陪襯。而季處長則坐于顧秘書身旁,緊隨其后的,自然是于波。

    值得一提的是,本來呢,季處長是要求坐在潭局長身邊的,是自發要求,但是,潭局長卻朝范堅強招了招手,熱情地招呼他坐在自己的右邊,還親自幫他挪了挪凳子,完全沒有平日的領導架子,并解釋說,今天晚上,整個飯桌上最重要的人,不是季處長,也不是潭局長,而是你這個叫范堅強的年輕人。

    這樣的話,看似簡單,其實是兩全之言,絲毫未有傷及季處長的面子。

    至于于波他們,潭局長的言談中,似乎根本就沒有關于面子方面的考慮。

    如此,在短暫一愣之后,季處長自然無所不悅。

    畢竟,潭局長話里的意思,很清晰:你跟我是一樣的,是領導。

    于波怎么來的,什么時候來的?范堅強不知道。

    反正,范堅強帶著兩陪襯進入包間時,正見著他們在一起談笑風生。

    季處長似乎很介意于波的熱情相貼,幾次三番地挪了挪凳子,盡量往顧秘書身邊靠了靠。

    而于波呢,則變成一牛皮糖似的:你越挪,我就越貼,誰讓咱越來越在乎你呢?

    因此,隨著飯局的深入,與座人員逐漸呈“人”字形排列。

    范堅強一直很冷靜,沒有表現出太大的激動,也很少說話。

    即便說了,都很簡潔,比如:謝謝潭局、對、是的、謝謝、謝謝季處長。

    但是,他臉上的笑容,愈發變得職業,比金絲雀的笑容還要職業。

    與此同時,他還強烈地感覺到,在單位內部的飯桌上,自己第一次成為焦點:他說不清楚,說不清楚那些不斷投在自己臉上的眼神中的具體內容,但是,他相信,他們都在關注,關注著自己的一言一行、一舉一動,又似乎充滿著好奇——

    席間的請酒與閑談,慣例一般,只談生活,不及工作。

    這個慣例,是潭局長制定的飯局慣例,被執行得很到位。

    “堅強啊,我記得,我還去醫院看望過你咧那時,你英勇負傷了,還上了報紙。前幾天,我讓小顧把以前的報紙都找出來,仔細翻看了一遍。看著看著,感慨良多啊,對你說的那些話感慨良多當時首先想到的是責任,作為一個有責任感的公民,面對歹徒肆意行兇,我們不能熟視無睹,而應該勇敢地站起來,站起來直面危險,何況當時的情形已是千鈞一發。好啊,這些話說得好,是一個有志有為的年輕人該說的話你還說,拳頭不在大小,關鍵是要給力。而你目前所做的,讓我感受到的,恰恰就是給力兩個字——”

    潭局長上身前傾,左胳膊肘支于飯桌,右手食指揮舞在胸前的空間,動作有力,表情嚴肅,嚴肅在一片臨時的寂靜氛圍中。很明顯,潭局長的言談,暗示他將打破以往的飯局間的閑談慣例。

    于是,整個飯桌上響起熱烈的掌聲。

    帶頭鼓掌的,是季處長,很是興奮。

    當然,鼓掌最賣力的,是坐于范堅強身旁的兩陪襯。

    于波也鼓掌了,不過顯得百無聊賴罷了,似乎提不起精神,眼里還夾著些許輕蔑。

    范堅強謙遜笑道:“謝謝潭局,謝謝潭局的贊揚堅強一定銘記潭局的話,回到新區后,加倍努力工作,用成績來回報潭局,回報潭局的信任。堅強無他能,也無他奇,但心里非常清楚,知恩圖報不僅是美德,更是一個男人活在世上的最基本素質。同時,也請季處長放心,堅強定然牢記季處長的囑托,以集體榮譽為準則,秉承新區使命,用成績來說話——”

    季處長聽著高興,馬上站起來,端起酒杯:“堅強啊,不用說那么多的。你是我一手帶出來的,我心里最清楚。借今天這個機會,我想告訴你,你這個年輕人,我非常喜歡。不僅我喜歡,潭局長也喜歡。來啊,站起來,端起酒杯,我們一道敬潭局長一杯”

    至于范堅強身上的“穩定遲到”的“缺陷”,顯然已經改觀,并因為改觀,所謂的“缺陷”,直接被季處長忽視了。抑或,“穩定遲到”本來就不叫缺陷,而叫特色,有特色的男人具備的特色魅力。需要說明的是,在微笑著舉杯起身之時,范堅強腦海里忽然跳出一句話:沒有永遠的朋友,只有永遠的利益。

    于是,飯局間站立著三個男人,滿臉笑容的三個男人,引得列座的人需要仰脖關注。

    喝完這杯酒,潭局長招呼大家盡情用餐,隨即側頭吩咐一旁的金絲雀:“你去整理一下里面的小包間,讓服務生添兩杯茶水,我要和堅強單獨聊幾句——”

    幾分鐘后,在數雙眼睛的目送之下,潭局長和范堅強走向里面的小包間。

    兩陪襯依舊很少說話,像原先一樣,一般都是默默地吃,附和著笑。

    于波瞪兩陪襯一眼,隨即挪了挪凳子,往季處長身邊靠了靠:“季處長,你咋老躲我呢?我又沒得瘟疫,至于這樣嗎?”

    季處長不看于波,捏著筷子,夾了根芹菜,打趣道:“于波,沒說你瘟疫。不過呢,你來之前,肯定沒洗澡,一身味兒。你自己說說,小顧秘書和你之間,我更愿意聞誰的味道?”

    于波呵呵一笑,剛想回答,季處長馬上指著對面兩低頭吃菜的兩陪襯,道:“要不,你兩人說說,我更愿意聞誰的味道?”

    兩陪襯同時抬頭,異口同聲笑道:“小顧秘書的,必須的”

    笑完,兩陪襯相繼低下頭去,繼續埋頭吃菜。

    季處長轉過頭來,笑道:“呵呵,聽到了吧?群眾的回答,代表著我的心聲。”

    顧不上罵那兩陪襯,于波也笑道:“季處長,你可別動歪腦筋啊咱小顧秘書,局里叫金絲雀,局外叫冷玫瑰,是潭局長的人,您不知道啊?碰不得,真碰不得——”

    季處長一陣冷笑,故意道:“哎呀,要不是你提醒,我還真不知道。不過呢,你盡管放心,我從來不亂碰女人,尤其是那些根本碰不得的女人。”

    很顯然,這一陣冷笑,在含沙射影,也是不動聲色的反擊。

    PS:

    聚沙成塔,

    大家都投出來,

    一定是一份非常強大的力量

    自由的壓力,也會減少很多

    拜求大家( 遍地誘惑 http://www.olvgxj.live/7_7313/ 移動版閱讀m.xiashu1.com )
投资400全自动日赚一千